入職半年才簽訂勞動合同能索要雙倍工資賠償嗎?

HRsee 446 0

關鍵詞: 勞動合同 賠償金 勞動糾紛案例

有些企業在用工之初,存在著僥幸心理,不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可是后來,企業基于各種考慮和為了規避用工風險,與員工補簽了勞動合同。這種情況下,員工向企業索要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作為賠償金能獲得支持嗎?請看下面的案例分享。

入職半年才簽訂勞動合同能索要雙倍工資賠償嗎?-第1張圖片-HR人力資源管理案例網

2017年9月15日,張英祥應聘到大連某機械公司工作,擔任技術工一職。入職初,雙方并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自2018年3月16日,張英祥與機械公司補簽了勞動合同,期限為2017年9月15日至2020年9月30日,企業將簽訂勞動合同的時間提前至入職時間,而非實際簽訂勞動合同時間

2018年8月,張英祥與企業之間因工資發放問題產生爭議。隨后,張英祥以機械公司變相克扣工資、拖欠加班費為由提出解除勞動合同,要求機械公司支付工資以及經濟補償金。雙方經協調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張英祥向當地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要求機械公司支付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產生的雙倍工資、被扣減的工資和入職至2018年8月的加班費,并支付離職產生的經濟補償金。

人力資源管理案例精選集

庭審中,張英祥表示,自己每天的工作時間為10小時,每日加班2小時,并提供了一部分考勤表來證明自己的工作時間。張英祥還表示,自己因工作中的一些失誤被公司停職,但是按照規定工資應按每天140元計算,但機械公司僅按每天100元發放,剩余的40元被克扣。

機械公司則表示,雙方簽訂勞動合同日期雖晚于張英祥的入職時間,但勞動合同中明確約定了合同的起始時間為2017年9月15日,且有張英祥的簽字認可,不能認為是沒有簽訂勞動合同。機械公司對于張英祥所要求的雙倍工資并不認可。張英祥所在的車間每天都有3~4人在同時工作,工作時間并未超過8小時,張英祥出示的只是部分考勤表,故其所要求的加班費并無依據。張英祥是由于個人原因提出離職,公司并未拖欠、克扣其工資。

勞動仲裁委經審理后認為,張英祥與機械公司所簽訂勞動合同訂立日期雖晚于建立勞動關系時間,但張英祥已簽字認可,應視為其已經同意勞動合同中約定的起始時間。張英祥要求機械公司支付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所產生的雙倍工資不符合法律的相關規定。據此,勞動仲裁委沒有支持張英祥的仲裁請求。張英祥的其他仲裁請求因證據不足,也未獲得支持。

張英祥對于勞動仲裁委所作裁決并不認可,向法院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張英祥自2017年9月15日起到機械公司工作,雙方于2018年3月16日訂立了書面勞動合同,雖訂立日期晚于建立勞動關系時間,但明確勞動合同起始時間為2017年9月15日,張英祥亦簽字認可,應視為雙方合意補簽。因此,張英祥要求機械公司支付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的請求,不符合法律規定。

對于張英祥要求機械公司支付克扣的工資及自入職至2018年8月的加班費,一審法院認為,根據“誰主張誰舉證”原則,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張英祥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克扣工資及加班的事實,故對于其要求機械公司支付其克扣工資及加班費的主張,證據不足。

由此,張英祥以機械公司變相克扣工資、拖欠加班費為由提出解除勞動合同,要求支付其經濟補償的請求,也因證據不足被駁回。張英祥不服一審法院判決,提出上訴,請求依法改判。

二審:補訂勞動合同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

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勞動合同法》及《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均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同時承擔“向勞動者每月支付兩倍工資”和“補訂書面勞動合同”的法律責任。張英祥于2017年9月15日入職,2018年3月16日雙方補簽書面勞動合同,違反了上述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機械公司理應自2017年9月15日起,每月支付張英祥兩倍工資至2018年3月16日。

此外,張英祥向機械公司主張其克扣工資、拖欠加班費,但未提交相應證據予以證明,應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張英祥主動提出解除勞動合同,不符合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金的情形。

據此,二審法院終審判決運輸公司向張英祥支付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差額16200元。駁回了張英祥的其他訴訟請求。

從這個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對于企業來講,用工管理一定要規范并且符合各項法律規定,不能抱有僥幸心理,否則很容易導致用工風險;而對于勞動者而言,在熟悉法律條文的基礎上,還應有一顆誓死捍衛自身合法權益的決心,只要自己是有道理的,合乎法律規定的,一定要堅持到底,才能最大限度的保障自身的權益。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陕西福利彩票快乐十分